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永利开户 > 正文

中国劳工被困迪拜:以旅游签进境 “满地黄金”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3-25

  2月9日,朱社登上脚手架干活儿,据胡强描述,是起重设备塔吊的摆臂把朱社甩下来的,工程现场一层楼有七八米,朱社是在二楼。

  郭万俊则称朱社是从两米多高的位置摔下的,他忍不住埋怨朱社不戴安全带,“我看他没安全带当时就让他下来。我从中国带了100多条安全带过来,又在这里买了80条,但是有些工人从来都不戴,让我罚款都被罚了五六万。”王林也承认,朱社确实安全带没戴好。

  摔伤事件后,郭万俊召集劳工开会,一周以来为此事数次争吵的郭万俊十分愤怒,在现场警告工人,“如果不按我说的做好安全措施再干活儿,下次摔死了我都不会看一眼”。

  “这句话说实话对我们的心理造成很大的打击,我们也有一点恐惧。先不说赚钱赚多赚少的原因,假如你哪一天有一个意外真摔了,老板真不管你,你就是死。”王林觉得再也无法忍受这些,2月21日下午和几十名工友开始了第一次罢工。

  “我们肯定不能就这样回国,必须拿到工资才能回去,不然回去了找谁?”王林说,当时郭万俊答应就算是借钱也会帮他们结清工资的。在王林看来,这又是一张空头支票。

  郭万俊形容,2月23日,51名工人开始阻碍剩余的21名工人上岗工作, “一群人曾围堵着公司大巴,高喊‘谁今天开工就打断他的腿’,这吓得其他愿意上班的20多个人谁还敢在车上,都陆陆续续下来了。”对于未参与罢工的工人,杨军则十分不屑,“那些都是跟他(郭万俊)关系好的”。

  4月6日,外交部领事司通过官方微信“领事直通车”发布消息称,经中国总领馆初步了解,工人被拖欠工资期间曾多次围堵用工单位项目部。在此过程中,其无合法务工身份的情况引起当地警察、移民等部门关注。

  2月28日,51名工人派出3-4名代表,带上受伤的工人一起来到中国驻迪拜总领馆咨询回国事宜。也正是这一天,郭万俊与朱社通过协商签订了《工伤补偿协议》,协议写到,“郭万俊给予朱社一次性一次性医疗费用和补助共计八万人民币,后续所有事项和费用由朱社个人承担,郭万俊不再承担任何费用和责任”。郭万俊以为支付完这笔费用风波可以就此平息了,“白纸黑字按过手印,七八个人在场,打官司告我都行。”

  总领馆在查看了两方提供的资料后建议工人们按合同约定处理此事。3月2日,劳工们找到中建处理,中建表示:账目没有算完,合同也没有在中建,建议找经手公司处理。

  “前后找了七八次吧,期间有一天我们在项目部里面又饿又困,倒在地上就睡着了。最后公司报警了,当地的劳工部的人也来了,说让我们这些人先回去,中建也说明天早上让他们安排一个车子,让他们送到劳工部协调。”

  而中建方面的相关人士向中青网记者描述,是“工人因违约不能拿全额工资而执意与郭姓老板产生矛盾,执意滞留,带人多次妨碍中建中东公司办公”。

  也正是这场罢工,让施约瑟第一次接触到这批特殊的劳工。他感觉到他们和自己之前接触到的有些不同,他们来的时间短,很多人没有出国务工的经历,大部分人对阿联酋的情况不了解。

  “我一直劝他们别闹了,没用的。”施约瑟叹了口气,“如果真碰上黑心老板,把他们送到警察局关起来或者直接遣送回国他们都没办法的,这里十几个人一聚集,警察就可以直接带走。”

  3月4日和5日,郭万俊与中建沟通了解决方案,提出15名1月份新来的员工因为工作签证刚刚申请,应尽快取消,让他们回国。3月8日、9日,15名工人和受伤的朱社终于带着中建代发的工资,踏上了返乡的飞机。

  3月9日当天,中建通过邮件通知金手公司终止劳务合同。剩下的42名工人自此开始长达一个月的等待。

  归途

  4月7日晚,上海火车站旁的小店里,温暖明亮的灯光下,胡强扒了几口酸菜鱼,低声问,“你知道我们最后十几天吃什么吗?”

  “别提了,现在还提这些干什么。”王林低下头,无奈地笑了两声,拍拍胡强的肩膀,自己眼里却泛起泪花。

  郭万俊出示了一张3月13日的收条,收条里是61名员工的工资借支数目,大部分人借支300迪拉姆。中建硅谷项目封姓负责人也向媒体证实了这一点,“当时拿了钱去营地发的,签字按手印,给到每个人手上的。”

  而工人的说法是,到3月27日厨师罢工后,厨房的食材也没有了,身上的生活费已所剩无几。“最后在劳工营里,有印度人、巴基斯坦人,我们吃的是最差的。”王林说,工友们把钱集中在一起,省着钱饿着肚子,买买当地的饼和面条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